今年对中国大陆的就业者来说,可能冷风飕飕。和过去许多职场人藉跳槽提高身价不同,「千万不要辞职、一定要找好工作才能离开」成为许多人的心声。

「稳就业」是中国今年6项经济稳定政策之首,在全国有超过7.76亿就业人口、每年有超过800万名大学和大专毕业生的情况下,保住就业率某种程度比保住GDP成长率更重要。根据国家统计局调查,中国9月的城镇失业率是5.2%。

就业难  中国青年从率性跳槽变不敢辞职

VVIP 会员限定! 使用活动金币灌溉优质新闻,抽 iPhone 11、仟元现金。 赞助好新闻 就业难  中国青年从率性跳槽变不敢辞职 如何使用金币灌溉新闻 就业难  中国青年从率性跳槽变不敢辞职

剩余的活动金币 3,000 枚 活动金币仅能作为灌溉新闻使用,不能折现、亦不能另作其他用途。参与赞助后,可以参加活动抽奖,并成为 udn 产品的抢先使用者。 赞助好新闻 就业难  中国青年从率性跳槽变不敢辞职 如何使用金币灌溉新闻

中央社记者採访几名30岁上下、不同职业的工作者,看一般小市民如何感受到就业市场的变化。

小伍工作资历9年,其中有3.5年是在网路金融业,担任业务部门的人力资源专员。他找工作的经历和这个行业「由红翻黑」类似:员工高薪、公司在政策规範下经营困难、公司缩编或倒闭、员工想找跟过去一样高薪的工作变更困难。

2018年中,他离开这个职务时的月薪是人民币1万8000元(约新台币7万7400元)。由于网路金融比传统金融业工作节奏更快、业务部人资承担的责任也不同,他说,薪资会比传统金融业的同职务高出30%。

在离开上一份工作后,他花了5个月才找到现职,「可见经济形势有多差」。小伍投了超过500份履历,包括大企业和小公司,最后面试了30余家,有4家录用他。但因为薪水达不到心中期待,最后这4家他都没去,另外再找。

过去,小伍不到两年就会换一个工作,其中有两次都是因为从经营数据看出「公司不行了」,因此先主动跳槽。现在,周遭经常听到有人说:「你千万不要辞职」或「一定要找好工作才能离开」,小伍表示,以前很少人这幺说。

站在人资的角度,他发现,公司现在是「找一个人,做1.5到2个人的活」。人资的工作也产生变化,以前忙着招人,现在不招了,很多活动也不办了,「能做的事变少」。不过,小伍说,每个地方的人资状况仍有不同。

中国网路公司历经去年底的裁员潮和今年爆发的抗议「996」高工时(朝九晚九,每週工作6天),光环褪色不少,但部分职缺因薪资比台湾高,对台湾人依然有吸引力。

来自台湾的小瑜,在网路巨头阿里巴巴从事资讯设计工作4年,去年10月离职,当时她认为工作上的学习和升迁都面临瓶颈,加上结婚,于是决定先休息。

今年6、7月,她上网看有无网路公司方面的工作,发现职缺变少。据小瑜了解,今年阿里巴巴对员工的评鉴变得更严,「以前还会给机会调整的,现在可能直接叫你走」。

景气变化是否也影响了台湾年轻人来大陆的意愿?小瑜的观察是,「一直有人从台湾来(阿里巴巴),但回去的人有变多」,这些回台或转赴其他国家的人,通常是有更好的机会。

站在科技前端的白领感受到景气凉意,传统服务业的员工就更没有优势了。一名中国媒体从业人员说,他的妻子在一家开了10几年的服饰店当店员,最近屡创日营业额新低,更曾经连续一週在值班时间内,一件衣服都没卖出,这是过去没有的现象。即使公司到商场办特卖,生意也不好。

这并非特例。根据人民日报,2018年的服装销售量比2017年少了178.5亿件,年降24.8%。2019年上半年,各项消费支出中,衣着消费的增速是最低的,服装消费的比例也在下降。面对经济压力,一般民众缩减开支可能就从少买一件衣服开始。

为了降低民众负担并刺激消费,中国今年大推减税政策,前3季个税收入降了29.7%,但内需却没有明显增加,前3季社会消费零售总额年增率仅8.2%,7、8、9月份甚至低于8%,而2018和2017年全年分别是9.0%和10.2%。

有分析指出,民众因为对未来的不确定感,包括对自己或家人可能会失业的疑虑,消费因此变得保守;加上房价太高买不起,想投资但没有收益好的产品,手边有余钱宁愿储蓄。